士劍:自由,市場,共產和極權

頗有諷刺意味的是,到了文字出現,到了文明興起的社會,尤其在王權乃至皇權專制體系日漸成熟以後,普通個體民眾的財產、生命和自由等權利卻逐漸降格了…

DYHehXnW0AAE19U

20180806 士劍:

自由,市場,共產和極權

 

文 | 士劍

 

一   原始自由狀態

遠古時期,人類中的強悍者,足以自立自生。當然也有三五結伴甚至群居互助共生者。那時,面對大自然的種種“淫威”,為了生存,人們抱團取暖,共同勞作,共同獵食,共同創造和擁有生活和生產資料,共享勞動果實。甚至,不乏“共產共妻” 現象。
因為,人類此時的群居,大抵是沒有強制的,是基於個體的自由選擇。正常的“共妻”,被看成自由個體行使自由性愛權利的表現。(當然,不排除當時也有強迫性的共產共妻,另當別論。)

當時的頭人(領袖),相對樸素,縱然有一些特權,享受一定的尊崇,但用以維護特權的軟硬制度尚未成熟。所有人都處在相對獨立的個體自由狀態。

此時,雖然人類利用和改造自然資源的能力非常有限,但是在生命、財產和自由等方面,大抵都不受侵害。而且這種原始的自由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

 

二   文明興起 自由收斂

頗有諷刺意味的是,到了文字出現,到了文明興起的社會,尤其在王權乃至皇權專制體系日漸成熟以後,普通個體民眾的財產、生命和自由等權利卻逐漸降格了。權利自主,變得幾無可能。所謂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土),所謂的君權神授,所謂的君君臣臣,所謂的忠孝節義 …… 諸如此類的理論和道德教條如同靈魂鎖鏈,配合著極權專政暴力機器,共同奴役普通民眾。

慢慢的,在底層平民和權貴階層之間,出現了一些善於經營的有產者。當他們漸成了聲勢,並且為了捍衛自己的利益,在政治權利層面,必然蠢蠢欲動,和權貴上層或曖昧或交易。但整體上,難以擺脫權貴的羈絆和蹂躪。

在中國,秦制(皇家集權專制獨裁體系)取代周制(原始邦聯制度)以後,中國的底層無產階層以及中下層的有產階層的可憐的相對人權被越發蹂躪起來。明清和紅朝,更是達到極權專制的一個又一個頂峰。

當然,無論東方還是西方,明君夢,俠客夢,都曾一度被當作為增添生活勇氣和希望的一種自慰方式。有時,也的確盼到了一些開明君主,並且開創了相對開明的國度,譬如中國的趙宋王朝。但,這類,只是極少數。

 

6 宋徽宗 听琴图 Song huizong

 

三   財富大躍進 自由卻倒退

西方15世紀開始的地理大發現,堪稱人類第一次全球化運動的發端,此後的工業革命,圈地運動,資產階級革命,殖民擴張 …… 都見證了資本金主有產者們的貪婪無制,見證了他們和公權力狼狽為奸的齷齪,見證了對底層無產者的冷漠,見證了他們對落後民族劫掠的不擇手段,見證了他們對倡導道義的不屑一顧 ……
隨著人類整體上物質文明的空前發達,隨著科技的空前進步,許多底層百姓尤其落後民族的底層百姓發現自己的自由更少了。譬如,非洲的黑奴,譬如美洲的印第安人。人類最富有階層與最悲苦階層的分化空前劇烈。

1839年爆發的英清貿易戰爭(鴉片戰爭),沒有看到英國人從整體上表現出拯救大清奴隸、改變大清國體、督促大清文明改革的意願。英國的堅船利炮似乎只為市場而來,對於這天朝市場裡的公權力的腐敗以及奴民的苦難大抵視而不見。

英國,和那些被她打敗的其他全球圈地同行一樣,起初似乎不明白,沒有自由,沒有文明,沒有制度的保障,又何來自由、健康而公平的市場?
好在,後來終於開悟。英國對印度,對澳洲,對香港進行殖民統治時,慢慢開始注重文化和制度的建設。並且懂得沒有不落的太陽,見好就收地撤出殖民地。從而,與被殖民過的國家和地區得以維持良好的關係,基於價值觀的基本類似以及文化和體系靈魂的融合力。

 

四   底層無產者的暴動

1848年,共產黨宣言橫空出世,一個幽靈,馬克思共產主義共產學說迅速席捲全球,並在接下來的20世紀裡風起雲湧,勢力一度統治大半個地球。巴黎公社雖然曇花一現,但是,它對資本主義國家,對全人類,留下了深遠的警示意義。

在中國,屢次科考落第並在廣州目睹第一次鴉片戰爭的洪秀全曾說:「以五萬萬華人受制於數百萬之韃妖,誠足為恥為辱之甚者,一年如是,年年如是,至今二百年,中國之民富者安得不貧?」

終於,1851年,洪秀全率領追隨者發動金田起義。此後,更是一度席捲大半個中國,幾乎埋葬了滿清王朝。

若非洪秀全自身的智識局限,莫非他的追隨者們整體上的愚昧,倘若太平天國能夠效法借鑒美國政體,倡導人權,尊重法治,同時繼承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精華,以自由文明開房國度交好歐美,善待日本,那麼,今日中國,必是另一番天地。

 

五   共產主義的欺騙性

馬克思共產理論(以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為核心的系列學說和主張)的道貌岸然和貌似強大的邏輯性迷惑了無數人。馬克思對資本有產者滅絕人性的貪婪衝動和醜態的闡釋和揭露可謂淋漓盡致,入木三分。

但是,馬克思共產學說最大的荒謬在於:對人性解讀的偏見,對個體、集體之間權利和權力關係的錯誤認知,對物質生產資料的過分看重,對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本質和關係的誤判,對個體智識價值的輕漫,對個體權利和公權力之關係認識的不足,尤其對資本邪惡性警惕有餘而對公權力自帶極權專制趨勢這一邪惡性的警惕不足。

馬克思共產主義自稱終極目標是自由人的聯合體,是無階級差別甚至無政府的自由社會。這聽起來似乎很美好。那些自稱要解放全人類的革命者 “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實現的,但在現世界與天堂的中間隔著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類泅得過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們決定先實現這血海”(徐志摩語)。

加之,野心家、流氓政客極其奴才文人們故意扭曲馬克思主義的原義,以特色論和本土化為幌子,強塞私貨,把它姦異成變種的升級版的皇權專制學說,並擴大成全面奴役百姓的共魔教政教合一的神聖不可質疑的法旨,從而,構建起共產極權皇權專政國家資本主義的超級野蠻國度。這種極權共產勢力,不僅仇視自由市場資本主義,而且仇視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仇視自身內部的自由主義分子,對於那些敢於指出其野蠻本性的內部的個人和政敵,向來不會手軟。階級鬥爭,亂扣帽子,栽贓陷害,暗殺,無所不用其極。比如,共產國際(第三國際)和第四國際的鬥爭。比如斯大林對內整肅。比如中共延安整風,比如文革。比如在赫魯曉夫針對斯大林進行秘密報告之後,毛澤東綁架中共綁架中國發起與蘇共的對立。當無限膨脹的權力的慾望沖昏了國賊的頭腦,主義和正義一樣,都是可以拿來隨意強姦的。

有說,斯大林和不少蘇共領導人物曾判定毛澤東乃是偽共產主義者,直到第二次國共內戰大局已定時,斯大林都無法確定毛澤東究竟會把中國帶到哪裡去。美國的許多政客和學者,也一度對毛抱有准同志一般的幻想。杜魯門政府在韓戰爆發不久之前還在苦苦思索如何把毛共拉攏到自己的陣營,為此,甚至不惜出賣台灣。

看看1949年奪得政權之前中共對自由和民主的讚譽,看看他們對國人對世界的一個個漂亮的承諾,看看毛澤東本人親口說出的對美式民主的嚮往,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那麼多人曾經對中共執政報以寬容,甚至祝福。

 

【尋找林昭的靈魂】陽_clip1

【尋找林昭的靈魂】陽_clip

 

六   馬克思+秦始皇+三流文人+地皮流氓

秦暉在《自由、烏托邦與強制》(1998)中談到:
早期馬克思主義是以“自由個性”為核心價值的 … 反強制的傾向還是明顯的。《宣言》主張階級斗爭,但并未主張無產階級專政,而 “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解放無產階級自身” 這句名言明顯地與后來的階級專政論(即解放了的無產階級至少要對人類的一部分實行專政,而不能允許他們“解放”)有別。
(但是)1850年馬克思寫了《1848—1850年法蘭西階級斗爭》,文中肯定了法國布朗基派在1848年革命中提出的一個“大膽的革命戰斗口號”:“工人階級專政”。由此形成了“無產階級專政”概念,并在常被引用的(但本來只是私人性質的)致魏德邁信中作了如今人們視為經典的論述。但此后很長時間他再未提這個概念。直到1871年《法蘭西內戰》中鑒于巴黎公社被鎮壓的教訓才又一次重提這一思想,并在1875年的《哥達綱領批判》中寫道, “革命轉變時期” 需要 “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然而馬、恩指導下的第一、第二國際及德國社會民主黨正式文件中卻從未有過無產階級專政的提法。

毛澤東最厲害或者說最狡猾之處在於他相當成功地做到了一手抓筆桿子,一手抓槍桿子。筆桿子負責意識形態(忽悠),槍桿子負責對付那些不聽忽悠或者忽悠不住的人。

於是,在這片奴性深重的土地上,誕生了“馬克思+秦始皇+三流文人+地皮流氓” 這一混雜東西。這個東西,既蠢又壞,既虛偽又狡猾,既自卑又自負,視人命如草芥,視女人為玩偶,視權力為春藥。荼毒中華數十年,作惡多端,貽害無窮。然而,至今,仍有當權者替他掩蓋罪行,更有奴才愚民懷念他所領導的那個美好時代。

 

高華 紅太陽 1

 

七   對馬克思共產學說的質疑

對馬克思主義的批評和警惕,在全世界範圍內,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一些一度被迷惑、覺醒後對其格外警惕者,比如徐志摩,比如胡適,給當時以及後來者留下了不少警告。

1926年1月,徐志摩在《列寧忌日─談革命》文章中說道:「我是一個不可教訓的個人主義者。這並不高深,這只是說我只知道個人,只認得清個人,只信得過個人。我信德謨克拉西的意義只是普遍的個人主義;在各個人自覺的意識與自覺的努力中含有真純德謨克拉西的精神:我要求每一朵花實現它可能的色香,我也要求各個人實現他可能的色香。……
革俄國命的是列寧 - 你們要記著,假如革中國命的是孫中山。你們要小心了,不要讓外國來的野鬼鑽進了中山先生的棺材裡去!」

1927年4月1日,徐志摩致恩厚之的書信裡提到:
「以我看來,共產黨目前在(中國)這裡最偉大的成就不但劃分了階級,更造成階級仇恨。你是知道的,中國在以往的世代根本沒有這勞什子,所以現在是魔鬼得勢了。昔日有些地方還可以享受一點和平與秩序,但一經他的影響,就立刻充滿了仇恨。知識界人士面對口號氾濫和暴民運動的狂潮,變得毫無辦法也毫無能力。所有的價值都顛倒,一切的尺度都轉向 …… 這樣的一個地方,當然不適宜我輩生活。」

 

八   資本主義的自我完善

即便是最貪婪的資本家,恐怕也不至於傻乎乎地坐視饑寒交迫地暴民來哄搶自己的身家性命而不知道提前設法避免悲劇的發生。實際上,當今的資本主義國家在堅守個體權利和自由市場主義的同時,在馴服傳統極權的同時,早就在設法限制資本的邪惡衝動。馬克思所指出的有關資本主義的一些客觀存在的缺陷和毒瘤,也早就被自由社會努力化解中。一些歐洲國家,更是在實質上發展成了民主社會主義國度:既尊重個體自由和權利,堅持自由市場經濟,限制公權力,又努力打造強大的社會保障體系。

 

九   共有?公有?權貴所有?

為了取得權利,《共產黨宣言》提出了如下的鬥爭措施:
(一) 廢止土地私有權將所有的地租用在公共的事業上。
(二) 徵收嚴重累進率的所得稅。
(三) 廢止一切繼承權。
(四) 沒收移民及叛徒底財產。
(五) 用國家資本,設立完全獨佔的國民銀行,將信用機關集中在國家手裏。
(六) 交通及運輸機關,集中在國家手裏。
(七) 擴張國有工場及國有生產機關:開闢荒地,改良一般土地使適於共通計畫。
(八) 各人對於勞動有平等的義務。設立產業(尤其是農業)軍。
(九) 連絡農業和製造工業;平均分配全國底人口,漸次去掉都會和地方的差別。
(十) 設立公立學校,對於一切兒童施以免費的教育。廢止現行兒童底工場勞動。連絡教育和產業的生產等等。

宣言說:
「這樣漸次發展下去,階級的差別自然消滅,一切的生產自然集在全國民大聯合底手中;公的權力就失了政治的性質。…… 總之:我們要廢去階級對抗和階級所組成的舊式資本家社會,換上各個人都能自由發達,全體纔能夠自由發達的協同社會。」

聽起來,貌似很值得嚮往。但是,稍微有些頭腦的人,依據常識,依據人性的基本認識,都應該不難發現宣言裡這些主張的不切實際、邏輯混亂以及自相矛盾。

共產黨宣言號稱為了消滅剝削,必須剝奪有產者的一切財產,然後指望萬能的政府來統管一切,最終取消政府,達到自由人協同的理想社會。問題是,憑什麼剝奪別人的合法財產?憑什麼信賴萬能的政府?憑什麼相信政府會甘願交出公權力?

私有財產一旦被強制共有,儘管名義上它被公權力宣佈為“公有”,但結果,往往是被權貴竊據。尤其是在公權力不被約束的專制國度。

三百多年前,約翰·洛克就已經指出: 「 生命,自由,財產,是人類不可剝奪的天賦人權。 」
無視基本人權的政府,權力沒有得到公民授認的政府,本質上都是盜國賊,都是可以而且必須被剷除的邪惡團夥。

 

從資本家手中拯救資本主義 1

 

《從資本家手中拯救資本主義》(2004)一書提到(共產)社會主義的毛病:
「以馬克思和恩格斯為代表的社會主義者認為,要限制資本所有者的權力,辦法就是由國家掌握權力,並且剝奪作為生產資料的一切私有財產。但這個方法的結果更糟糕。在社會主義國家。財產所有者原有的權力轉移到國家手裡。在理論上,國家是公道的,是為工人的利益服務的,然而在實際生活中,國家卻是為當權者們的利益服務的。而且社會主義國家的政府官員對於普通工人的支配權力,即使同資本主義國家裡最貪婪的資本家比起來,都不知還要大多少倍,這是因為社會主義國家政府能夠直接控制競爭的程度,而資本家卻不容易做到。」
「於是,導致大部分的生產生活資料被當權者所占有,這樣一來,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必然會失敗,它既沒有把社會會產出的蛋糕做大,也沒有把縮水後的蛋糕公平分配。可以說,社會主義者找到了正確的問題,卻給出了錯誤的答案。正確的答案不是集中經濟權力,而是更廣泛地分散它 … 」

 

十   絕望和希望

小時候,喜歡哼唱那首“萬里長城永不倒”,以為它的價值是阻礙野蠻,保護文明。後來才發現,它也可以被用來保護野蠻,屏蔽文明。

歐洲柏林墻(1961-1989)倒塌已29年。互聯通訊革命助力的最近一輪的所謂的全球化(包括經濟、政治、價值觀和文化的全球化)盛行數十年來,特色共產紅朝的權力階層在享受和利用全球化紅利的同時,在靠“資本主義的救命丸” 苟延殘喘時,在意識形態上挖深溝、建高墻的熱情從來就不曾消減過。

如果他們的希望就是你們的絕望,那麼,哪裡才是救渡者作為的方向?

一個悲哀的現實是,即便這片土地上所有人對一切悲劇的根源都清清楚楚(他們知道你們很清楚),即便他們承認他們工作的重點就是強力維穩以保護既得利益並捍衛持續攫取利益的特色體系,即便他們承認他們所搞的就是“共產權貴專政國家資本主義”,你們,這些屁民,又能怎樣?除了眼睜睜看著他們把公器私用,看著他們把公產私佔,看著他們賣國保權,看著他們一邊禍國殃民一邊把自己也打入萬劫不復的地獄 …… 你們卻,幾乎,沒有任何辦法去阻止他們。

這,是怎樣的悲哀?
這,是怎樣的絕望?

 

士劍  2018. 8.6

 


 

P.S. 【共產主義】

 

(英語:communism;拉丁語:communismus)是一種共享經濟結合集體主義的政治思想,主張消滅生產資料私有制,並建立一個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生產資料公有制,進行集體生產,且沒有階級制度、國家、政府和家庭的社會。在此一體系下,土地和資本財產為人民共同所有。

根據恩格斯的《共產主義原理》關於共產主義的解釋是:「關於無產階級解放條件的學說」。因此,共產主義的主體是無產階級。在《共產黨宣言》的第二章無產者與共產黨人中,有提及過共產黨人的目標就是「消滅私有制」以達成共產化,並使社會均富,並避免一切對人民利益相左的事務,總而言之,共產主義就是主張透過消滅私有產權達成解放全人類的一種思想。

在冷戰時期,美國用「共產主義國家(communist state)」來稱呼蘇聯和其他社會主義陣營國家。然而實際上馬克思主義歷史觀中的共產主義社會是無政府、無國家政權、「各盡其能,按需分配」的禮物經濟、自由人的聯合體。

 

Source and read more:
維基百科 共產主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