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江兵推文精選 2018

精選賀江兵推文,供研究參考。尤其對解讀川普及其團隊以及美中貿易戰感興趣的網友。

【編者按】

20190516 士劍:為什麼特別關注賀江兵

2016年萬寶大戰時看到FT一個女編的相關評論很有點見血封喉的靈透,一度關注她文字,後來看其對美國大選和川普現象及川普本人的解讀評論有些失望。大概去年6月(或更早)注意到賀對貿易戰的解讀,太痛快淋漓。這人集單純、睿智、博學、專業、敢言、性情、老卵、嗜酒於一體。

把川普及其團隊的解讀、美中經濟金融現象本質的分析結合起來,以媒體人簡單精煉而非吊書袋炫晦澀詞彙地方式解讀給大家,大抵做到了雅俗共賞、見性明心。比起FT女編和許多真假專家,賀更是個說人話說真話的分析師。去年11月看到他分享的追思已去世的母親的常識話,深感一個偉大母親對子女的重要影響。

我是有自戀傾向的,也是有精神潔癖的,上網的主要目的是查資料找靈感看新聞。對質素良莠不齊的自媒體人和自媒體內容一向並不感冒。對智識內容,我一般也是盡力精挑細選,追求質量,不求數量。我欣賞那些才華橫溢且說真話的良心未泯的智識分子。我尤其欽佩余英時、張千帆、蕭瀚等人的治學態度和學者的擔當。

看到賀的評論觀點,我仿佛在一大片越來越沙漠化的被詛咒的悲哀土地上,偶然發現了一株長得並不標準、並不完美、並不妖嬈卻很有個性、很自信、很真實的仙人掌,她的葉子有一點枯黃,因為經歷滄桑,卻開出異樣芬芳的小小花朵。這些花朵,可供觀賞舒神,更能入藥治病救人。但是,我很是擔心,擔心有人容不下它,終究將它據守的賴以生存的那最後一片土地也奪走。

網上我也看到不少人對他評價頗低,甚至涉嫌詆毀,我雖沒有為其抗辯(因為沒必要),但心下更加心疼賀君。更加期待他能再接再厲,不斷自我完善、自我超越,不斷升級智識和格局。

人無完人,我們不求人人滿意,但求問心無愧。做自己,做真人,說人話,說真話,在某些國度,就已經很是了不起。

賀君,加油!賀君,珍重!

士劍 2019.05.16


20181111

14:25

我已经离婚了(我也没关注墙内一个人)请勿骚扰任何让人,有事请找我,或者找我的父母——他们正在跟上帝谈话,也许上帝不接待他们生前不是基督徒。你们要见我父母的话,得排队要预约、非要插队我管不了的。如果一个国家连金融都不能在墙外评论,你让川普信你?服了你们了。

14:58

保重之类的词根本没用,不过,我还是谢谢大家。我妈妈生前朴素的话告诉过我,他们是骨髓和血从开始都是病毒(原话), 我真不信;现在信了。从一个金融科学研究者的角度分析除了真邪恶之外,我完全不能解释这一切了。

19:15

母亲去年这时候去世的,我哭过,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没哭,我自幼不信我父亲的轻度亲毛言论;也不信母亲把有些组织说的生下来都是邪恶的理论。她临终前对我说,你根本不懂,你离开体制是对的,不然你会被他们整死。研究中美贸易战整个过程后,我觉得我妈真的伟大,谢谢妈!我一直想不通的好像想通了。

20:36

母亲去世一周年回顾她对我说的让我记得的话:

娃:你做了评论员,千万不要什么问题都从老百姓角会度分析中国问题,否则,你自己早晚会成为问题,会被抓。

我从来不相信我妈妈的这句话,我也没辩论直到她去世。我现在对妈妈真的很服。

20:56

我是喝了,我妈妈说共产党就是骗子流氓黑社会,她的原话是:不如黑社会,我当年还劝导过她呢,我说妈:起码,党的组织是公开的组织吧?哪个国家有党团组织发工资的?我说,妈妈,那您不谈希特勒。请举例。我妈妈瞪了我一样,然后哈哈哈大笑。

21:43

敲我家门的那一刻,就是离你们死的不远的那一刻,我根本不用吓唬你们傻逼们了,既然能翻墙,看看我分析的川普,错过一次、一句、一回没有?现在我的网警和中央网信办(我得罪过),你们看我说错了什么?预测(錯)过一次吗?

22:02

你不信都不行。我觉得我还是得提前准备下。我越来越信我妈妈的话了。我只需要支一招可以亡党,你爱信不信,中国还在,鸟的党不过七十年吗?大撒币说的五千年,大海还在,王朝更换了多少?没文化真可怕。挂了还有刮民党吗。抓我我就按发送键。

22:18

我知道我的言论被监控很久了。我知道我的推特被警方下载是今年的事儿,是出来的人告诉我的,还真不止一个。你国有言论正确罪吗?劳资真不希望跟猪一锅了。

22:36

其实,我跟我父母沟通谈论政治的时候非常少,理论在八十年代我和我妈把我爸打败后基本没谈过了,他再也没有过挺毛言论了。我后来发现我妈妈仇共;我爸爸仇领导。我妈妈是高小毕业的,我爸爸去世三四年了我也不知道他的学历,没问过。我一直在理论上偏向我妈妈,也许不对。影响了我的半生。


20181115

03:46

与我妈妈生前的对华之二。她告诫过我,你总觉得在帮老百姓,很危险,他们绝不会成你的人情。我说:妈,你看我写建议减税降费两本书了,三章了,我跟川普的减税政策都一样,我写的比他都早几年,模式一样。我妈冷漠无奈的对我说:你怎么长不大?哪天真减税了,老百姓只会感谢党。谁知道你贺江兵?

09:59

我想起来了,她接着说的是,你看看你爸,好不容易不崇拜毛了,农业税减免后,崇拜起温家宝来了。很多农民都一样,非常喜欢胡温特别是崇拜老温。几个人知道呼吁取消农业税的专家学者?我真是哑口无言。


20181118

07:02
我准备卸载所有翻墙软件了,也不想上推了。偶尔再上的话,也是业务关系了。我自己的决定,学不到什么东西,观点和理论非常落后。对追随者们说一句:爱你们!

07:08
删的差不多了,留一个,发点牢骚和不痛不痒的文章吧。

07:58
非常遗憾,我没有学到什么,我还是把我的浅见分享了,虽然你们不屑一顾,但是、然而、的确…都是对的。你们没有最新的知识、理论。我感谢最大的是陈小平博士的提问让我认真的研究了美国和美国政治。感谢自由亚洲和欧洲日本台湾香港等地的媒体和世界日报。非常遗憾,非常郁闷…

08:40
…… 我发现大嘴们一个个残疾了在脑部,非常非常失望,甚至绝望了。

21:48
该来的会来的,北京朝阳区双井派出所三位警察同志很礼貌的约谈了,我自去年三月以来从没攻击过党国领导人啊,也没对国家形象进行抹黑过。还在喝酒中被敲门,天也冷了,迅速打开了。我也希望国家变的更美好啊。忘了说冒充我名字骗钱的事儿了(估计有机会),写了个情况说明。我去年三月还没注册啊。

22:26
我之所谈大多是金融经济,和对美国政府政策川普团队的研究、他们的策略,我都写文章了,最后全部验证了。我这是黑国家?我几乎没有转发过抹黑党国最高那几个领导的文章,我怎么会被……我对你们实在是服了。

22:42
大规模举报我是八月在明镜详细解释美国的金融霸权没有任何国家有,并且,建议了八条他们都是反向操作,九月三日发在《苹果日报》上的“贸易战或升级为金融战”再次解释了可能会制裁高官和部门,再遭讽刺。9月20日制裁李将军和总装,你们傻逼了。我不会再为某方支招了,你丫的爱怎么玩怎么玩爱死不死。

22:49
美国还有的猛招,我就不说了,我看着你们被当什么一样被玩到死。包括那些整人的帮凶。我手无缚鸡之力,我知道你们会怎么挂。再也不提示了,我看戏去了。

23:50
我吓的够呛,下次记得带手机录像和查看警官证、以及搜查令我都会拍照的(你们说的依法治国呢?),朝阳区双井派出所的警官叫高(什么,俩字),没有对我施加任何暴力,有一个全程录像叫什么记录仪,一个站在门口,高警官一个人在问询。我说我去年三月都没注册这个推特的。我在喝酒中,忘了问很多。


20181119

00:39
我中午喝了四两白酒;晚上喝到六两左右的时候听到敲门,派出所高警官带着一个全场录像的,一个站着的,没有打我、也没威胁我。我终于安心了。他们走后,我把剩下的二两喝完。可以安心睡觉了。

00:53
我当时非常善良的想,外面多冷啊,赶紧开门。我把我看过的被警察带走几十条全忘了,他们也没难为我,也没打我,只是反复问我攻击抹黑领导和国家没?我说没有。身份证拍照了。仅此。

01:57
明天起就不喝那么多了。我也要生活啊,我知道有这一天,倒不是因为出来后的朋友们告诉我的,敲门了、就靴子落地了。大不了几个朝阳大妈看着。不会再有人影响我分析美国了。多谢大家,打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