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3 士劍:思想,言論與政治

始皇以來的帝製時代,國賊獨裁者們大抵都把自由思想和自由言論看成是最大的反對勢力,其次才是武裝暴動 …

獨裁者為什麼害怕言論自由?尤其害怕那些人格獨立、思想自由者的自由言論?

我想,是因為獨裁者,特別是,靠筆桿子輔助槍桿子來奪得政權的獨裁者們,最是理解思想和言論的力量,擔心思想即言論,言論即行動。

雖說,法不誅心,但獨裁者們的這種擔心會讓他們想盡辦法忽悠洗腦民眾,同時強姦法律,出台各種惡法,來打擊自由思想和自由言論。

從傳說中的秦始皇焚書坑儒,到漢代放棄黃老之學搞起獨尊儒術,此後,除唐、宋、魏晉、民國初年(1912-1949)等少數思想和輿論相對開放開明時期,始皇以來的帝製時代,國賊獨裁者們大抵都把自由思想和自由言論看成是最大的反對勢力,其次才是武裝暴動。

那些說思想和言論沒有力量、沒有價值,只有行動才有力量、才能創造價值的屁話,我覺得不值一駁。

羅曼·羅蘭說過「不是我要關心政治,而是政治總在關心我」,我想補充說,政治之所以躲不過,是因為政治並不只是公私權力和權利,即便你明確聲稱或發誓不談國是,只要你還堅持思考,堅持表達,那麼,政治就會來找你。

羅素說「一個奴隸,命中注定要崇拜時間、命運以及死亡,因為他在自己身上找不到任何更強大的東西,他所能想象的所有事物都可以被這三件東西吞噬」。 我的理解是,比時間、命運(我承認機緣、運氣和報應,但不信命)和死亡更強大的是什麼?我想,應該是自由的思想和自由的表達。而人之為人,還有比獨立人格和自由思想更重要更必要的質素嗎?

自由的思想,自由的言論,就是你呼與吸的空氣,不可或缺。而你,作為一個真正的人,只要你還在思考,還在表達,你就是獨裁國賊眼中潛在的挑戰者。

羅曼·羅蘭還說過,「扼杀思想的人,是最大的殺人犯」,的確,要謀殺一個人,最狠毒莫過於扼殺他的自由思想和自由表達的權力。

但是,防人之口甚於防川,想完全禁止思想,可能嗎?

士劍 2019.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