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劍:生死香港,死生由誰?

香港,不是某個人某個黨的香港,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中國,不是某個人某個黨的中國,中國是中國人的中國 …

 

 

 

文 | 士 劍
2019.08.17

 

一首東方之珠,唱出了無限中華情。滄海桑田,王旗變換,香港始終還在香江岸邊。黑頭髮黃皮膚的中華人,始終佔據人口的主流。甚至水源、蔬菜之類,也一直多有仰賴大陸供應。於是乎,許多人想當然地認為,香港就是中國的,就是中華民族的,就是中國人共同所有的,並且以此抬高國家主權和民族大旗,來粗暴壓制香港的自治之權,進而侵蝕甚至企圖剝奪港人在1997之前業已享有的各項基本人權和自由。

諷刺的是,有這種情愫的人,往往有意無意地忽略的實事是:香港,首先是香港自己;香港,首先是香港人的香港;香港的土地,江湖,河山,空氣,首先滋養的也是香港人。這就是為什麼有人認為,香港屬於誰,應該由香港人自己說了算。

即便所有港人,在法律上、在情感上、在道義上,都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都認為香港屬於中國,都認為香港民眾(民族?)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也請記得並理解香港有權首先做自己,港人有權優先做自己。人權高於主權,這,也是普世價值。任何政府都無權以愛國的名義踐踏個體人權。拒絕承認非法和不義的政府,反抗公權對私權的野蠻侵害,這,也是普世的基本人權。

 

1840s,日不落帝國在對滿清政府長期好言懇求、耐心協商無果反倒屢屢被欺辱後,終於忍不住開戰。香港,以一個類似囚徒發配之地的荒島漁村,才得以脫胎換骨,再造重生,日漸繁華起來。沒有英清貿易戰(鴉片戰爭),就沒有南京條約,也就沒有香港的重生。

使這個無名者們締造的小漁村得以重生的最重要質素是大英帝國的體制和文化的引入。幸運的是,除了英國這個再生之母,香港還有幾個奶媽,其中最盡心的當屬美國,這個頭號奶媽,也是後來實質上的監護人,在經濟金融道義擔當等諸多方面,對香港輸血庇護至今。

中共當政的任何一個城市,任何一個特區,包括上海、深圳,抑或海南島,都難以在包括居民素質、體制優勢和文化開明在內的綜合實力尤其軟實力層面媲美香港。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世界各主要文明國家和地區(包括台灣),對香港的諸多幫襯與合作,正是基於價值觀的一致。如果說美座城市都有自己的靈魂,都有自己的格局,也都有自己的境界,那麼,上海,比起香港,靈魂更高貴嗎?格局更宏大嗎?境界更高嗎?上海的居民比起港人,整體的質素更高嗎?如果沒有這些層面的自信,中共治下的上海,想要取代香港,可能嗎?

或說,美國沒有那麼慈悲。她也只不過是看中自己的利益。案例是,縱觀韓國和台灣的民主化歷程,美國這個以道義慈悲、自由民主價值觀為旗幟的自由文明國家,往往很習慣漠視盟國裡不自由個體們的悲劇。的確,倘若美國能夠多一些道義擔當,韓國還會發生光州悲劇嗎?台灣還有必要為民主化死掉那麼多義士嗎?

曾經的香港,比起民主化之前的台灣和韓國,顯然,幸運很多。即便無法民選港督,但是基本自由,大抵不缺。

 

1949年,中共軍隊進駐大上海前後,洋人、外資,悉數撤離,戰天鬥地、不懼鬼神的共產模式快速開啟,上海變色,光彩失去,香港,則以大英余威作庇護,以西方資源、智識為營養,以居港和逃港華洋民眾之自強,以傲視東南亞的綜合魅力和實力,得以加速發展。

想必中共自己也早就明白,不能把上海和香港都赤化,好歹留一個口子,通往西方文明世界,以便繼續撈油水,以便某天搞不下去、行將崩潰時能夠通過香港吸一口西方文明世界的救命空氣。於是,香港沒有被中共解放(佔領),得以繼續自由生長。直到所謂的改革開放,中英談判,以及1997的低劣度政變,才開始悄然變化。

 

五星紅旗在香港升起的22年來,對於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等承諾和規制,整體而言,港人或移民逃港、或謹慎樂觀、或無可奈何得過且過,但仍被步步緊逼,被大小動作不斷折騰。

2014年,中共在香港似乎打贏了一仗,但是2019年,顯然有點不一樣。有港人喊出「最後一戰」,喊出不惜「玉石俱焚」;美國國會議員們群情激奮,如果美國決定放棄香港,那麼,第二個大上海悲劇就會重演,如果美國武力干涉,對中共而言更是夢魘;川普總統,魔佛難辨,好朋友之名常掛嘴上,但是美中貿易戰狠手不斷,而且指不定何時就會徹底翻臉;共產蘇俄培養的政客普京,太彪悍,太滑頭,太陰險,未必可靠,而且俄羅斯自己也是危機四伏,前途難辨;日本韜光養晦,七十余年,全面復興,只待時機;英國新首相,神似川普,也是個性乖張,極度渴望重振大英雄風;法德諸國,當面或有幾分虛禮薄面,但關鍵時刻,絕無可信之策應;越南,北韓,兄弟情仇,半斤八兩,恩怨無解,隨時插刀;非洲情意,更是海市蜃樓,撒幣難支 …

 

或說,比起大陸人,港人已經幸福太多。或說,港人應該見好就收,否則中共果真發威,軍管解嚴,受苦的還是港人。但是港人,眼見大陸民情,更明白自由之可貴,六四悲劇,更使他們對中共大失好感。送中條例,偷雞不成蝕把米,反倒被港人窮追猛打。港人,似乎料定了中共不至於貿然胡來,而且,即便真有軍管,那就攬炒,絕殺,不自由毋寧死。此等悲壯決心,中共如何壓制?肉體可滅,靈魂難收。

有評論認為,中共應該捨不得毀掉香港。因為他們還想佔香港便宜,還想兩頭通吃,一方面希望香港保持穩定的金融中心地位,同時又希望迫使香港融入自己能夠操控的(特色人權厲害國)政治體系。但是,這怎麼可能?

對香港這個過繼而來的城市,中共愛恨交織。其實,取捨收放,舉措難定,猶豫不決,已有70年。從2003年(23條立法事件)開始,中共越發蠢蠢欲動,卻又仍舊顧慮重重。2014年,中國夢,新時代,97後對港第一次真正發狠,即便算是贏了一把,但是,報應不爽。港人彼時以及過往累積的悲痛和絕望,化作今日「最後一戰」、「玉石俱焚」的決心和吶喊。

得失輸贏,豈能輕易論斷?

何況,美帝,這個香港的頭號奶媽和實質上的監護人,正虎視眈眈盯著香港,咬住中共。可想而知,中共目前,騎虎難下。但是,難保黨性堅強者不會走火入魔,或以為非親生,不心疼。

屆時,中國不會完蛋,香港也不會完蛋,中共自己會怎樣?難說。因為,中國,不是某個人也不是某個黨的中國,中國是中國人的中國。因為,香港,雖由英國締造,雖被過繼,但是香港不是某個人某個黨的香港,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

 

兩個多月來,擔心香港,擔心中國,常被一些報道牽絆心神,難以平靜。不知多少次,因為一張圖文而潸然落淚。若蒼天有眼,伏愿天佑香港,天佑中華。

望相關手握權柄者,慈悲為懷,愛義為先。佛魔一念之間。香港只有一個。生死關頭,香港,死生由誰?

 

 

士劍    2019.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