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見 士劍 推文精選 2019

【沒有外交,只有外延?】一些人所謂的「弱國無外交」這個說法,或許需要糾正(改進)了。所謂的「大國」就一定有外交嗎?某些所謂的大國(的政府和政客),貌似,儼然,根本就沒有真正的正常的文明的外交,無論內外,其實都奉行著一個德性,而且常常有意無意地自黑。(士劍 2019.12.01)

有感於 20191201 章立凡 @zhanglifan:

【驻英大使刘晓明:林郑过去半年执政没有失败 中国没有政治犯】http://rfi.my/4zCi.T
刘晓明受访BBC,称特首工作做得很好,“她没有失败,如果外部势力不在幕后操纵,激进的暴徒不破坏特区政府与民众的对话,她就不会失败。”“中国没有政治犯,被关进监狱的人都是因为违反中国法律”。

【英國的悲哀】

如果仔細研究和考證匯豐銀行自1865年創建以來其全球操守德性之軌跡,大抵可看到日不落帝國的影響力和格局變化的脈絡。一國的地盤大小和人口多寡,的確是該國能否成為大國的必要基礎之一,雖然人多地廣未必一定能強大。十九世紀英清貿易戰時的英國其實已是強弩之末,無力影響中國更多。
1930s-40s對希特勒納粹政權的一度綏靖,對中國的不厚道,對蘇共的勾兌,種種無奈可悲可恨都在印證帝國的氣喘吁吁。面對二戰後美蘇的彪悍,英國似乎只能甘居二等。1949至今在香港問題上對中共一讓再讓直至出讓。1997以來真正呵護香港的不是英國而是美國,儘管美國做得也並非無可挑剔。
寡民小國如何做到高貴而偉大?值得深思,但很少看到這類話題的深入探討。靠奇技革命無法長期偉大(如英國),靠地理大發現式天賜資源也只能一時為大(如葡萄牙西班牙),靠東西合璧圖強維新也多後勁不足(如日本)。無論個體還是國家,財富,權勢,名譽,各方面同時偉大而高貴,很難。

士劍  2019.12.01

【互不干涉內政,這招,似乎不靈了?】如果美帝們越來越多地強調和奉行「人權道義超越國界」,並以此來干涉特色執政,厲害國們的厲害政客及其簇擁者們會怎麼接招?是否會繼續發明並重金推廣一些特色新概念,譬如「良心主權」、「道義主權」、「人道主權」?(士劍 2019.12.01)


有感於:
20191201 美国驻华使领馆 @USA_China_Talk:
证据清楚表明在道义上有责任站出来反对中国共产党的人权侵犯行径。每个国家必须要求中国共产党停止在新疆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的系统性拘押和打压。

【商榷】香港首先是香港人的香港。另外,所謂民國,其實有不同版本不同性質的民國。大抵或可分為1912-1928的自由民主共和之民國1.0,1928-1949的孫蔣國民黨黨國之民國2.0,1949-1996的蔣家台灣黨國之民國3.0,1996以來的自由民主化的偏安於台灣的民國4.0。辛先生崇拜的民國是哪個版本呢?(士劍 2019.12.03)

有感於:
2019.12.03 @RFA_Chinese:
辛灏年(上):香港应该成为中华民国特区
完整视频:https://youtu.be/1pzdWZ3o8kY
著名民国派历史学者#辛灏年 先生一直致力于恢复民国,重新走向共和。他告诉《#观点》,#香港 最好的出路是成为中华民国香港特区。因为晚清把香港割让给英国,又把中国交给了中华民国,香港就应该是中华民国的一份子。

【中正 中道 中庸】

個人理解,中之要義類『忠』,非效忠之忠,非騎牆居中之中,而是忠於本心本性之中(忠)。至於中央之國的中,屬地理空間概念,另當別論。中正者,守中持正,忠於本性。中道,字面意思是中間道路,佛文化裡有緣起中道之說,有遠離邊見直達正見(明心見性之佛性)之說。至於中庸,其意多分歧。很多人直覺理解成諸如適中、中間、不偏、不極等意。有觀點認為先秦時『中庸』的『中』是指『心中內在本性(之修為)』,而非『不偏不倚處於中間』之中。庸,並非平庸平常之意,而是『定、不易』的意思。三字經說『中不偏,庸不易』。正義不易?

士劍  2019.12.09

對所謂的 Big Deal,Very Close,不感興趣。關注美(國)中(共)貿易戰一年多來,對技術細節層面和數字細節層面的遊戲向來不感冒,我更感興趣的是貿易戰背後的文化效應、政治效應和多米諾骨牌效應。簽約與否,也並不重要,因為信譽德性如此懸殊的兩方的任何所謂協議,都不過是過家家逗你玩。(士劍 2019.12.13)

1986版西遊記中的一個淚點片段。潑猴孫悟空取經路上遇到難題,四處求方,未果。來到當年學藝之地,本慾拜見師父,卻見蛛網橫結,物是人非,念師恩,傷感落淚,『師傅果然不再見我』,正迷惘,忽聽師傅傳音指教,『茫茫南海,必有藝樹仙方』。【按】那些真正幫你的人往往一直幫你。感恩惜緣。(士劍 2019.12.17)

【觀感】

推特中文圈,包括一些狀若自由民主人權鬥士的推文裡,貌似有兩種『更加』情緒,或可玩味/反駁。1.川普被弄下去比金三胖被搞掉更加值得慶幸;2.資訊和言論平台型公司的任性封號權比平台用戶的言論自由更重要,人家是私人公司,所以人家愛怎麼封就怎麼封,你Y的不高興就別用人家的平台。
這兩種情緒(價值觀),其實我都反駁過。第二種『更加』,在賀江兵推薦過的大兵的推文裡看過類似觀點(認為私企推特有任意封號權),賀或許出於不想破壞友誼而沒有反駁,但我反駁過。人類的智識,數千年來難以長足進步的一個很重要原因,大抵就是,人類喜歡自以為是,尤其以為自己比別人先進時。

士劍  2019.12.18

【愚蠢,綏靖,抑或精神分裂?】
或可追溯到1921~1928,甚至1912~1921,哪怕1936~1945,再不濟1945~1949,這幾個最該幫中國的時段,美國在做什麼?1970s以來,美國又是怎樣幫助中國的?美國的政客、政府和人民,犯的最大錯誤是分不清幫助中國人民和幫助中國的政黨或政府之間的差別。(士劍 2019.12.18)

有感於
2019.12.17 夏明@XiaBamboohermit:
白邦瑞(Pillsbury)在《百年马拉松》中说,过去四十年,美国救了中共四次: 尼克松访华,卡特建交,老布什拒绝89后制裁,克林顿给予最惠国待遇。川普可以决定是否第五次救中共。从门户开放到二战以至今天,美国多次援助中国。但中国学者绝不愿意提及。这种忘恩负义/甚至恩将仇报,是中美决裂的一个原因。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自願迷糊?

—— 士劍  2019.12.18

【觀感】某些公司不敢繼續標榜「不做惡」與某些大學不敢再倡導「學術獨立」、「思想自由」,某些政客和政府不敢提人權道義,頗有點範式雷同的感覺。人權人道和政權主權誰大?教書育人還是洗腦造奴?道義慈悲為本還是資本和經濟利益至上?(士劍 2019.12.18)

【幾個思考點】1.環保女孩比香港抗爭自由的孩子們的人性慈悲指數更高?影響力更大?2.時代雜誌也和許多自由民主文明國度一樣,學會了少談人權道義多談環保和交易?3.激進女權主義是忠於女人還是背叛女人?4.在政治正確、環保正確或XX正確的旗幟下,就可以禁止別人評論?5.長相不可以被評論?…(士劍 2019.12.18)

【個人觀感:國民黨】孫壞,蔣蠢,汪不夠狠。全過程無能。宋教仁被暗殺(有說是孫系國民黨人所為)後,整體後繼無才。與某黨聯合蘇共一起,葬送1912-1928民國1.0(據說堪稱秦滅六國以來中國最自由文明的時段)。百年來,荼毒中華黑惡榜上,該黨或可排前二,至今未被真正清算,亦未真正贖罪。(士劍 2019.12.19)

【蒙元故事】

1206年鐵木真統一蒙古,建大蒙古國;1210年迫西夏稱臣,與金斷交;1216年得耶律楚材;1225年滅西夏;1234年聯宋滅金;1238年耶律楚材促成戊戌選試;1247年吐蕃諸部歸附;1252年蒙哥即位推中央集權,以其弟忽必烈管理漢地,忽必烈大用漢士人;1259年釣魚城之戰蒙哥戰死,忽必烈北返奪位;1271年忽必烈改國號為大元,定都大都;1279年滅南宋;1312年主張漢化以儒治國加強中央集權的元仁宗恢復科舉;1323年法典大元通制施行;1340年元惠宗與脫脫聯手廢黜伯顏,其後脫脫推至正新政;1351年紅巾軍起事;1354年脫脫在圍剿張士誠時被彈劾,1355年脫脫被政敵矯詔逼迫自盡;1356年失南京;1368年元廷下詔削王保保官職,令眾將合攻王保保,同年,朱元璋於應天(南京)稱帝,攻陷大都,元惠宗失國;1372年王保保在和林大敗明軍,自是明兵希出塞。

據說江南士人,對張士誠多同情,對朱元璋多鄙視,稱其為妖人亂國。1368洪武元年,朱明軍隊克大都,戴良作詩云「王氣幽州歇,妖氛國步屯」。

士劍  2019.12.20

【百年日本】

1837大鹽平八郎之亂;1843天保改革失敗;1853黑船來航;1879吞併琉球;1890明治憲法施行;1895胖揍清國,馬關條約,吞併台灣;1905日俄戰爭,敗俄;1910吞併朝鮮;1931佔滿洲;1937大舉侵華;1941偷襲珍珠港;1942帝國版圖盛極;1945吃原子彈,大東亞共榮夢碎;1947和平憲法施行。

士劍 2019.12.20

【觀感】刁民的智識結構

記得章立凡曾說(大意是)知識(智識)結構決定格局和價值觀。頗以為然。悟性也很關鍵。對厲害國,很多人都有一種觀感,偏科的純理工人或經濟人往往更愛國更愛D。

據說郭佳怡(Stefani KUO)讀耶魯時第一年讀數學,第二年轉讀英文,第三年又轉至戲劇系。博學通識好思慈悲者,更像刁民?

士劍 2019.12.21

每天早上醒來看到(香港抗爭者)頭破血亡的新聞,自己卻生活在一個不斷討好中國的國家(美國),只為投資和貿易,以及發展經濟和NBA … 這是一個建立在自由民主基礎上的國家,人民的聲音和投票權,但為何感覺這國卻彷彿和共產黨中國在同一張床上?(郭佳怡 2019.11)

【韓信的悲劇】
胯下之辱郎中執戟,何其能忍!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何其詭詐!奇謀將兵多多益善,何其自信!背水一戰十面埋伏,何其雄壯!可惜,劉項勢均力敵、競相求盟之時,卻囿於解衣推食之恩,以至行婦人之仁、腐儒之信、奴才之義,錯失戰略機遇,後死於婦人之手。報應乎?終究一匹夫爾。(士劍 2019.07.13)

【戰術與戰略 底線與厚黑】或說項羽和韓信亡於劉邦,也是有底線者敗給了無底線者。底線當然要有,但面對邪惡對手厚黑之術大可一用。必須承認,項韓真的太蠢,不是不聰明,而是不夠智慧的那種蠢。據說,韓信曾對劉邦點評項羽,說項婦人之仁、匹夫之勇,不足為懼。韓信自己呢?同樣有致命缺陷。(士劍 2019.10.08)

【格局和機遇】川普,如果因為自身格局不夠,錯失曆史機遇,不僅是川普自身的遺憾,也是美國的遺憾。蔡英文格局也不怎麼樣,好在國民黨太濫,加之某黨總是喜歡助力民進黨,所以蔡總統比希拉莉幸運。韓信如果格局夠大,就不會錯失機遇,就不至於被女人弄死,而且完全有可能滅劉項而成就霸業。(士劍 2019.11.13)

蔡英文的格局(膽識,氣魄),或被中共一點點撐大。危機往往就是轉機。歷史的機遇,常常倏然而至。台灣人如果把香港視作前車之鑒,甚至堅信唇亡齒寒,那麼,孔雀東南飛,或將變成自由自東南而來。所謂大時代,大抵如此。(士劍 2019.11.14)

『文化是一個國家的靈魂,文化有活力,國家就有力量。』
—— 蔡英文 2017.09.02
Source:https://president.gov.tw/NEWS/21561

【觀感】怕什麼,台灣不敢提中華文化?

應該說,蔡政府還是很重視文化的。蔣家黨治台灣的四十餘年裡(1945-1987)也很重視文化,只是彼時蔣家強調的是去日本化,推中華文化,推黨化… 仍以中華民國為國號的已然民主自由化了的台灣(1996以來)在強調自由和台灣化的同時,似乎越來越不想甚至不敢提中華二字。但,文化不等於政權;中華不等於中國,更不等於CCP。倘若有朝一日,台灣民眾和政府一致拒絕中華,甚至效法韓國放棄中文,那麼,認同中華文化的華人,將會怎麼反應?

士劍 2019.12.30

『文化是一個國家的靈魂,文化有活力,國家就有力量。』
—— 蔡英文 2017.09.02

【按】蔡英文這裡所說的『國家』,應指正常文明國度裡的概念,是個體國民和政府政權的有機統一體。而非流氓國裡的『國家』概念,在那裡,國家是公家的意思,是政府的意思;在那裡,『國家』和國民和文化,往往是對立的。(士劍 2019.12.30)

【觀感】自由台灣,毛病(短板)仍很多,患得患失,左右為難。文化不夠自信大氣,不知如何協調台灣文化和中華文化,不敢或不想和大陸中共政權爭奪中華文化宗主(本體)地位。對全球華人的(道義、文化等)號召力感召力磁吸力不夠強大。軍事技術層面,自主性欠缺。戰略上自衛有餘進取不足。(士劍 2020.01.05)

【2016年夏 王健林接受魯豫採訪說】
…(我們連迪士尼的)設計圖紙都知道…我們的目標就是讓上海迪士尼20年內盈不了利…我一定要讓崇洋媚外的這批人好好的認識…(上海)為什麼開迪士尼?它是因為缺乏文化自信 … https://youtu.be/wwPJ2FAXiok

【按】老王或善算經濟賬技術賬,但不會或不敢算文化賬政治賬。(士劍 2019.12.21)

【觀感】印度,人多地廣,發展不平衡。個體與個體之間,家族與家族之間,智識、德性、權勢、資源掌控力相差懸殊。有著久遠的歷史,厚重的文化,古老的傳承 … 她像一隻笨像,有時會迷糊著踩死自己的幼兒小象。不過,相較於她東北的一個大鄰居,她,沒那麼壞,沒那麼賤,沒那麼喜歡自虐。(士劍 2019.12.24)

【思考】希特拉(納粹黨國)是怎麼惹毛美帝(以至於美帝寧可與共產斯大林合作勾兌也要對付它)的?或可一考。滅了希特拉,卻放過(乃至養肥)了斯大林,然後斯大林又資助(指導)了某黨國的建國大業。若干年後,華爾街的不少金主和美帝的不少政客都成了老朋友。這樣算來美帝真是下了一盤大棋。(士劍 2019.12.24)

有感於

2019.11.21 美国大兵净多 @DaBingJingDuo Replying to @wangeric419 and @wangyih :
你这不是政治不正确,你这是过高的估计了香港的重要性,也过高的估计了美国的底线。中共现在就对美国国家安全是个威胁,而它怎么搞香港和它威胁的大小没有任何关系。巴望着美国想对付纳粹一样对付中共,我还是那句话:想太多了。

【悖論】人類想要活得更好一點,於是發明了一種叫做『政府』和『國家』的神器,然後,這神器動不動就喜歡拿起武器和所謂的法律來收拾你,而你,還得負責買單。(士劍 2019.12.25)

誰教玉體兩橫陳,粉黛香消馬上塵。劉項看來稱敵手,虞夫人後戚夫人。(田雯(清)《咏古》)

【按】

每次看《槍王》(2000)裡張國榮一腳踹飛關鍵時刻掉鏈子使倒把子勁幫倒忙的女友的片段時,就不免感慨,男人成敗很大程度上會受背後女人的質素的影響。虞姬戚夫人之死多少都有些源於她們助夫不力。

相較於在自己的男人瀕臨絕境時只會唱和『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然後拔劍自刎的虞姬,相較於舞姿驚艷希望兒子可登大位有賊心卻無謀略不若文帝之母那般善於藏鋒的戚夫人,《槍王》裡張國榮的對手方中信的女人很是了不起,正是因為她的鼓勵和提醒(中槍後要冷靜,慢慢呼吸)幫自己的男人撿回了一條命。男人選擇什麼樣的女人做伴侶,對自己(和家族)的影響可能非常大。或許正因為如此,許多有野心的男人會根據實際情況在不同階段選擇不同女人,自以為可駕馭諸端。寧缺勿濫。對女人而言,亦然。

士劍 2019.12.26

【人性的複雜】

兒時看露天電影,這部《海市蜃樓》(1987)便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當時還不知愛情為何物,卻已懂得思考:為什麼男主角(後來知道演員是于榮光)不能和漂亮野性的女匪相好?為什麼不能幫她改過?…若對這故事做改編,或可在兩人的愛恨糾葛(現象、本質、環境等)方面多一些挖掘和表現。

或說,影片的基調就是告誡人們警惕虛幻的追求,如片名『海市蜃樓』的寓意。但是,海市蜃樓,也並非完全虛幻。何況,人性的複雜,環境的變化,偉大的作品不會把人物和主題過分標籤化、格式化、標準化,創作者的見識、智識和格局決定了作品的深度和高度。悲慘和悲壯的區別,就在於此。

士劍 2019.12.30

2019就要成為歷史。一場不得人心的立法激發的抗暴政爭自由的運動,在厲害國五星紅旗飄揚的地方居然竟然維持了大半年之久。若非港島的地理和政經位置的特殊,若換作其他任何一個城市,恐怕早就被碾平了。這種不死不生、不讓不退的拉鋸,總有一天會集中爆發。指望不了了之或突然開恩,都不現實。(士劍 2019.12.31)

【摘】中国《密码法》将于2020年元旦生效。根据相关法规,所有网络密码将由中共统一管理,违者恐负刑事责任,最高民事罚款最高可逾100万人民币。此法还赋予当局对网络密码的管理权。国家密码管理局官员说,须坚决贯彻“党管密码”根本原则。换言之,你的秘密归共产党管。

【按】果然是密碼姓黨的節奏。(士劍 2019.12.31)

【觀感】「一國兩制」的靈魂是兩製,趙鄧當年承諾的核心本質也是對兩製的承諾(若沒有兩製,還需要承諾嗎?)。儘管這承諾,被限制在50年以內。港人無奈,姑且go and see。卻不料,才22年,就被他們自己破壞到「尸體已冷」(死挺了)。厲害國真厲害。(士劍 2020.01.02)

有感於

2020.01.01 章立凡:【谁之过?】
邓小平“一国两制”的香港橱窗,被CCP自己砸了个稀巴烂。
国台办做局经营几十年的台海两岸统战,顷刻间成了多米诺骨牌……
港澳办、中联办、港府顶缸?貌似不够格……

看到有人換刀把子,你高興個屁啊?
看到有國賊流氓劊子手被美國定點清除,你難過個屁啊?
厚黑殺賊,賢德讓位。懲惡,不必太在乎姿勢是否優美。

士劍 2020.01.06

【觀感:不作惡,除非有利可圖】
對谷歌劈柴自身的技術類水平沒興趣。我更看重此人的格局和德性。若迷失了自己,背棄了良知,出賣靈魂,為利益與魔鬼勾兌交易,即便擁有(盜搶)了全世界,也算不得成功。更遑論什麼美國夢實例。流氓式成功,倒更像是某朝的典型成功模式。不要侮辱「美國夢」。(士剑 2020.01.06)

【觀感】若使挨過了貿易戰和香港危機,恐怕,更有一番折騰(報復)伺候「刁民」和屁民。(士劍 2020.01.07)

【數人頭不是最好辦法 但比砍人頭好得多】
57%-817萬,據說是中華民國(台灣)總統民選(直選)以來的最高得票。或說蔡英文自身格局智識能力了了,但豬對手(敵對)勢力幫忙拉票功不可沒,香港發功,大陸吹風,唯恐台灣人看不清形勢趨勢之兇險。不過,我有些好奇,38%-552萬都是些什麼人?(士劍 2020.01.13)

福克斯女主播 Trish 調侃民主黨Warren (大意是):對氣候(之類莫須有的)問題嗷嗷叫(絕對優先關注),但對踐踏人權的獨裁恐怖主義政客(和流氓政權)卻(不那麼著急)大談什麼慈悲和程序正義。

【評】翠姐,真犀利啊。(士劍 2020.01.15)

有感於:

2020.01.15 Trish Regan @trish_regan:
Like everyone else on stage, ClimateChange is a HUGE priority for ElizabethWarren
…and the US should not kill terrorists.
I see.
Glad she’s got her priorities straight.
Democrat Debate

【或可問】有沒有哪(幾)家獨立媒體或獨立的非政府組織(或其他良心組織或個人)做過一些調查和榜單,譬如,對人類(人權)的十大全球性威脅?反人類的十大流氓政客(or流氓政權)?最不要臉且最富有的十大流氓公司?諸如此類的排行榜。(士劍 2020.01.15)

【911縱兇效應】係本人杜撰之概念(如有雷同,很榮幸),形容一種滑稽可悲的戰略偏移效應,磨刀霍霍行將剷除大流氓時被一小蟲咬了一口,於是牛刀殺雞全力追殺小蟲,卻放過大流氓,甚至與大流氓狼狽為奸。目測,許多人(尤其某些川黑)認為,川普政府會重演這種效應。某些流氓大國也正期盼之。(士劍 2020.01.15)

【休戰了?】華爾街日報說美中簽署第一階段協議標誌著貿易戰休戰。呵呵。恐怕,既非暫停,更非休戰。充其量,一方打累了,另一方被打疼了,中場休息一下,而已。信譽、慈悲、正念嚴重負數者的承諾,能信嗎?本心邪惡,貪念不除,不肯認錯,那麼,任何協議實際上都是權宜之計。(士劍 2020.01.16)

【誰是無辜者?】恐怖片影劇中,常見一種現象,原本並不怎麼邪惡甚至堪稱良人的無辜者,只因被惡魔(僵尸)咬了一口,自己就變成了惡魔(僵尸),旋即又去咬其他無辜者。惡魔(僵尸)數量以幾何級增長。除惡揚善,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為了沖乾淨一泡尿,往往需要搭上十倍的清潔水量。(士劍 2020.01.16)

大丈夫行事,當借就借。無論錢財,資源,還是形勢。若難以自造,不妨一借。以後,別忘了報答便是。 (士劍 2020.01.18)

有感於

【亂世雄才】劉邦,三攻豐邑時的借兵
劉邦在『創業』初期,遭遇老鄉背叛,為奪回老本,向項梁借兵,奪回豐邑。
Video: https://twitter.com/i/status/1218281759516684289

【建議】曹老師或可同時評論一下,在文化問題和文化戰略方面,台灣人當如何自處。許多人,貌似都在迴避文化屬性問題,怕說不好,惹一些人生氣。(士劍 2020.01.18)

有感於

2020.01.18 Yaxue Cao @YaxueCao:
要離開台灣了,想對台灣人做一個愛國呼召:愛你們的國,永遠不要被中國統一。不被專制的共產黨國統一;縱使中國明天民主了,也不要被中國統一。統一了,台灣就是一個邊陲小省,會永遠被大陸政治裹挾,不由自主。無論從政治上、經濟上、還是國際地緣政治上,一個獨立的 #台灣國 都是台灣人最大的福祉。

【膽識和謀略】對於如何「扛過來」,或可進一步闡釋。若完全自力,勇氣上可嘉,但往往是自絕之道。縱使所有的門都被關上,也要用心尋找,看看是否還有一扇窗。自力和借力,造勢和借勢,要善加融合。只是,無論對象還是內容,往往需要考慮到底線和原則,有所借有所不借。(士劍 2020.01.18)

有感於:
2019.10.17 远在远方的风:
最艰难的时候,一定是自己扛过来的。遇到大坎,扛过去是英雄,抗不过去是狗熊;英雄当久了,大家信任你给你资源;狗熊当久了,就变成了狗不理。这就是强者恒强的底层原理。

【荊軻刺秦 vs 布魯圖斯刺殺凱撒 】

如果說公元前227年俠客荊軻刺秦王大抵不過是壯士死知己(報答燕丹的知遇之恩),與周製(中國的古典聯邦)和秦製(獨裁專制帝製)之爭無關,那麼183年後,公元前44年,參與組織和實施刺殺獨裁者凱撒的元老議員布魯圖斯的智識膽識、戰略戰術、格局境界都遠超荊軻。
據說布魯圖斯為後世留下了一句名言,「我愛凱撒,但更愛羅馬」。荊軻就沒有這種覺悟和口才。凱撒雖被刺死,繼承人屋大維更狠,終結共和開創帝製。直到今天還有人盛讚屋大維治下所謂的盛世繁榮與和平安寧。劉項都曾在周製和秦製之間做過權衡,直到劉徹掌權,中國的極權帝製終於穩固定型。

士劍 2020.01.19

早就知道谷歌翻譯常常不靠譜,看來臉書的翻譯也不咋地。可見,文化、思想、概念、格調這類質素很難用數字化技術來演繹。這不,闖禍了吧?私下低調改正,定向道個歉就得了。還公開道歉?一道歉,天下皆知。性質變了。想起某國的大標語,『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不如說,愚蠢是第一破壞力。(士劍 2020.01.20)

【香港何以強大?】
2015年5月,在港大的演講中,馬化騰談及,『… 香港是很強,是強在她的金融,還有高端服務行業。』
Source and full:https://youtu.be/AZDFe3a58Zs

【按】馬化騰比較滑頭,沒有說透。可以追問,為什麼香港的金融和高端服務行業很強?如果把香港徹底深圳化,這種強,還能持續嗎?(士劍 2020.01.21)

【圖說】1913-1915年間,民國北洋軍,訓練情形。彼時,袁世凱正加強備戰,打算武力解決南方(革命黨的)軍隊。左後方飄揚的是五色旗。
【按】歷史的車輪往往是被梟雄、奸雄、英雄和個別不知名小人物們策動和扭轉的。假如袁世凱多活十年,歷史必定大有不同。(士劍 2020.01.21)

制度,人,文化 … 在比賽邪惡、愚蠢和任性方面,恐怕,常常難分伯仲。歷史的車輪,每每倒退,大抵是因為人類自身的短視,懦弱,愚蠢,歹毒,以及樂此不疲的自虐癖好。(士劍 2020.01.21)

從蒯通(勸諫韓信)的觀點中可見,蒯通也是崇尚(類邦聯)周制,『割大弱彊,以立諸侯 … 懷諸侯以德 … 則天下之君王相率而朝於齊矣』。可惜韓信少格局,不懂。(士劍 2020.01.21)

【影劇中常常缺位的體制之爭和文化衝突】

無論大陸還是港台的古裝影劇,貌似都絕少提及當時當世的制度、文化和價值觀之爭。實際上,這類爭鬥和衝突有很多。周制邦國,秦末漢初,魏晉風流,唐宋格韻,明清極權,民國初年的主義和路線之爭,比比皆是。只不過,某些人不希望這類衝突在影劇中被彰顯出來。因為,爾等屁民,沒資格妄議之。
… 輿論引導,無外乎『古人沒這意識』,『古人只知爭奪權力,不懂得思考制度架構』,『此類話題較易觸發屁民的覺醒,可能危及我朝的制度安全,封殺之』 … 於是乎,把極權獨裁者美化成統一與和平的締造者一般的英雄,把扼殺人權、踐踏道義、褻瀆文化的流氓革命,描繪成是歷史潮流,某國特色。

士劍 2020.01.21

Source 來源 論見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