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7 士劍:同為《沁園春》格調大不同

呂洞賓的沁園春,意在勸人心靈自在,合乎自然,全詞洋溢著道骨仙風、超凡脫俗的氣韻。格調雅量高潔,自不必多言。

不少權奴和毛奴對毛詞兩首《沁園春》,追捧備至,對胡適版《沁園春》,要麼故意屏蔽,要麼視而不見,遇到有人來比較論戰,則刻意揚毛抑胡,言毛詞如何氣吞山河、如何格調宏遠云云。

傅國湧曾撰文詳細談及毛澤東早年對大自己兩歲的胡適崇拜有加。但,胡適似乎從來都看不上毛。

有觀點認為毛的兩首沁園春詞作模仿(至少是參考)了胡適1917年所作的《沁園春·新俄萬歲》。尤其毛詞《沁園春·雪》1945年公開面世之前,或有人幫著潤筆(比如胡喬木)。

胡適對1917年俄國革命的本質認識曾經很是淺薄,一度分不清俄國二月革命和蘇俄十月革命的本質不同。據說,胡適在看到毛的沁園春詞作之後,很是不屑。更舉例論述毛詞如何韻律不通。

個人以為,詩詞真正高下不在韻律,不在辭藻,而在於格局,格調和境界。毛詞《沁園春》在氣勢方面看上去似乎超過胡詞,但整體水準,仍不如胡詞。何也?智識和道義賤格也。胡詞痛恨獨裁、讚美自由,毛詞嚮往霸道、崇拜權勢,此為胡毛兩詞格調境界之本質不同也。

無論科技還是文化作品,尤其智識作品,若失了慈悲、道義,迷戀於生殺予奪之快感,縱使氣勢恢宏,終究不過是虛妄魔障更深,而罪孽更重而已。

士劍  2018.08.07

沁園春

(作者:呂嵓,字洞賓)

七返還丹,在我先須,煉已待時。正一陽初動,中宵漏永,溫溫鉛鼎,光透簾幃。造化爭馳,虎龍交媾,進火功夫牛斗危。曲江上,看月華瑩淨,有個烏飛。

當時,自飲刀圭,又誰信無中就養兒。辨水源清濁,木金間隔。不因師指,此事難知。道要玄微,天機深遠,下手忙修猶太遲。蓬萊路,待三千行滿,獨步雲歸。

火宅牽纏,夜去明來,早晚擔憂。奈今日茫然,不知明日,波波劫劫,有甚來由?人世風燈,草頭珠露,我見傷心眼淚流。不堅久,似石中迸火,水上浮漚。

休休,及早回頭,把往日風流一筆鉤。但粗衣淡飯,隨緣度日,任人笑我,我又何求?限到頭來,不論貧富,著甚幹忙日夜憂。勸年少,把家緣棄了,海上來遊。

詩曲文章,任汝空留,數千萬篇。奈日推一日,月推一月,今年不了,又待來年。有限光陰,無涯火院,只恐蹉跎老卻賢。貪癡漢,望成家學道,兩事雙全。

凡間,只戀塵緣,又誰信壺中別有天。這道本無情,不親富貴,不疏貧賤,只要心堅。不在勞神,不須苦行,息慮忘機合自然。長生事,待明公放下,方可相傳。

沁園春 新俄萬歲
作者:胡適 作於1917俄國二月革命爆發之際)

客子何思?凍雪層冰,北國名都。想烏衣藍帽,軒昂少年,指揮殺賊,萬眾歡呼。去獨夫沙(皇),張自由幟,此意於今果不虛。論代價,有百年文字,多少頭顱。

冰天十萬囚徒,一萬里飛來大赦書。本為自由來,今同他去;與民賊戰,畢竟誰輸!拍手高歌,新俄萬歲!狂態君休笑老胡。從今後,看這般快事,後起誰歟?

沁園春·長沙
作者:毛澤東 據說作於1925年

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百舸爭流。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攜來百侶曾游,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 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沁園春·雪
作者:毛澤東,據說創作於 1936.2
公開面世於 1945國共兩黨重慶談判期間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驅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須晴日,看銀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