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4 士劍:夢見馬雲

早上九時許,回籠覺,得一夢。 夢醒於午時。回憶夢境情形,自覺似有真意。回憶,記述,內容大抵如下:

在杭州某課堂(論壇?)上,聽到馬雲講話,談到,“我們要在適應中改變這個社會” …… 對於“適應”這一說法,我很不讚成,會場休息時,竟然和馬雲展開了 一對一辯論。先是談了一些概念,有分歧,馬雲有些激動,屢屢打斷我話。他還在黑板上寫下幾個詞彙,邊寫邊說,我插話,他不認可。繼而,不歡而散。他離場了。我聳聳肩,對圍觀的眾人笑說,這就是你們的企業家代表?這就是你們杭州人的待客之道?我真正想要辯駁他的話,還沒正式開說,他就撤了?還是,他根本就是害怕(不喜歡?)聽到我說出最核心的質疑?… 眾人皆木然。

離開課堂(會場?),穿行於江南農村小巷,又在某一路邊,見有兩人在對話。此時天色昏暗,面目不得見,其中一人侃侃而談,所言頗有道理,聽聲音似馬雲。走近一看,見此人又高又胖,著米白色Polo衫。我坐下來,與他聊天,甚歡。聊天內容,模糊,已不記得。良久,四顧,發覺,只有我和他,二人對談。明明該有三人才對,怎麼少了一人?剛才坐在他對面的那位,去哪了?難道是我自己?對面之人到底是誰?…… 驚詫。夢醒。

這夢境,著實來得突兀。生活中,我輩些小創業者,雖然自認亦在創造價值,但苦於難以施展,更很少變現,每每被資金和資本卡住脖子,艱難奮鬥。與馬雲這類已然成功的人士並無交集。何以會在夢裡對話?何況,對話內容,竟然與創業項目並無直接關係,大抵,談論的都是價值觀、理念和情懷。

想起前些日子,夢見梁朝偉君(並沒有及時記錄夢境),便淡定下來。或許,這,也是一種神交鏡像?

昨日,被人問起,馬雲究竟怎麼了?我回答,那得先給你談談王健林,再談談劉強東… 對於馬雲,大抵而言,個人觀感如下:

他不容易,他很努力,他很幸運,他很不幸,魔佛一念間。 阿里上市之前,馬雲的整體形象還是不錯的。早期創業時的他,懷揣夢想,尋找投資,多有碰壁,甚至被許多人看成是大騙子。直到遇到軟銀和雅虎。為了說明自己的夢想是可貴的,人微言輕的他甚至冒用比爾蓋茨之口來說自己的話。這很無恥,這很悲哀。但,創業者不被理解的痛苦,我懂。

待到上市後,他的許多有意無意為之的自負、愚蠢、奴性、虛偽,變得越發讓許多人感到失望。文化底蘊並不豐厚的他,似乎總想被人看成很有文化。對某些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的有意無意的評價,讓許多人大跌眼鏡。其他,諸多善惡之事,林林總總,不再贅評。

但願,他能守住良知和尊嚴的底線。但願他,即便,有朝一日,如胡雪岩那般白茫茫一片真乾淨,也至少,在良心和道義方面,盡量不打或少打欠條。

怪夢荒誕,一家之言。不吐不快,僅供參考。本人無意冒犯任何人,但願諸君讀出了愛和慈悲。

士劍
2018.9.24 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