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5 賀江兵:美人權法案助港維繫金融中心地位

美國即將訂立的《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對香港經濟社會的影響有極其誇大的成份,從中國官方黨政系統12次激烈反應可見一斑,人權法對香港經濟最大的功效之一是確保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和自由港地位的穩定器,僅此而已。

稍微熟悉美國國會與行政運作系統的都十分清楚,即便特朗普行使否決權,國會再次否決只需三分之二多數通過,特朗普不得再次否決,自動成為法律。特朗普表態只一句與香港人站在一起、與中共當局站在一起,支持香港民主自由,被美國媒體解讀為特朗普將否決法案,這只是一種可能性較低的解讀。如前,否決了也能成為法律。還有一層意思大家都覺得不可能,但是,特朗普覺得可能,就是北京最高當局與香港也站在一起——落實北京早已承諾的雙普選。這樣,三者就在最大的難題上站在一起了,幾乎全部媒體都認為不可能,在特朗普看來沒有甚麼不可能,不然,特朗普為甚麼總呼籲北京當局要直接與香港民眾對話?雙普選是最難達成的,也是三方唯一可接受的納什均衡點,對於香港主流民意,只要這條達成就實現了終極目標;對於北京來說這是法律承諾的,沒甚麼面子問題,尚能贏得香港民心恢復國際信譽;對於美國和特朗普,幫助傳統盟友英國為實現《中英聯合聲明》做出最大努力,對美國國內民意有所交代。

承諾不能從不兌現

北京也應見好就收,非要逼迫特朗普否決法案,還有一個意外,在參議院全票通過的人權法再次在眾議院表決時,有一個共和黨議員投了反對票,而這位議員否決的理由是參議院版本打擊力度不如眾議院版本強烈。如果特朗普否決,國會再次表決,這位議員改支持完全有可能,這樣會成為美國史上唯一兩院零反對零棄權通過的法案載入史冊。

我相信特朗普會再次召開國安會商討是否簽署法案、法案對香港影響、對中美關係影響、中方的反制措施與應對等。如果特朗普真的鐵了心想否決,支持這一想法的盟友可能是零。最激烈、最擔心的中方反應就是基辛格所言的引發戰爭;其次,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不會簽署;其三,不購買特朗普票倉農業州的大豆農產品;其他不可知的非理性行為。北京最擔心的是所謂顏色革命,香港實現的有限民主廣泛自由和完備獨立的英美普通法系,對大陸從沒造成過所謂的影響,現在突然就會顏色革命了?第二,所謂的港獨並不存在。極個別人士有提出然而這並非主流民意,將所有追求民主自由人士打成港獨就是利用大陸人大一統思維去反對這些人士而已,這一做法既危險也愚蠢。

雖然有一名眾議員覺得打擊力度不夠而投反對票,整體而言參議院版本還是理性的,參議院魯比奧幾年前就提出但未獲通過,這部法案對即將失控的香港有法律保障,對落實一國兩制有積極作用。人權法對香港警方、大陸涉港系統和決策層有嚴密的監管措施,對其家屬資產有凍結威脅,這才是過激反應的根本。實行年審制也是美國吸取教訓的結果,克林頓取消對中國最惠國待遇年審後,自由人權狀況每下愈況,最高法院院長公然反對司法獨立,各種倒行逆施從暗中做到公開叫囂,在醫院哭都能被拘留。美國的人權法要保護與維繫的是現有制度和中共長期的承諾而已,不能一直承諾而從不兌現。

(2019年)8月1日,我在《蘋果》發表過〈十大理由上海不可能取代香港〉,將進入2020年,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在可見的未來也是不可能實現的,十大理由也是人權法要維繫的國際金融中心不可替代的前提條件,還是那篇文章的話:一國一制之下沒有國際金融中心。自由民主法治的香港明天才會更美好!

Source 閱讀蘋果日報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