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蔣中正 vs 毛澤東

蔣中正其人,格局太小,婦人之仁,有心剿匪,無力回天。
毛澤東其人,智識殘缺,膽量嚇人,惡靈附體,權慾熏心。

—— 士劍 2018.10.23

【個人觀感:國民黨】
孫壞,蔣蠢,汪不夠狠。全過程無能。宋教仁被暗殺(有說是孫系國民黨人所為)後,整體後繼無才。與某黨聯合蘇共一起,葬送1912-1928民國1.0(據說堪稱秦滅六國以來中國最自由文明的時段)。百年來,荼毒中華黑惡榜上,該黨或可排前二,至今未被真正清算,亦未真正贖罪。
(士劍 2019.12.19)

【李贄談 見識、才華和膽氣】

「有二十分見識,便能成就得十分才 … 有二十分見識,便能使發得十分膽 … 才與膽皆因識見而後充者也。空有其才而無其膽,則有所怯而不敢;空有其膽而無其才,則不過冥行妄作之人耳。蓋才膽實由識而濟,故天下唯識為難。有其識,則雖四五分才與膽,皆可建立而成事也。然天下又有因才而生膽者,有因膽而發才者,又未可以一概也。然則識也、才也、膽也,非但學道為然,舉凡出世處世,治國治家,以至于平治天下,總不能舍此矣,故曰“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 蔣中正 部分言論 選摘 】

「在我未往蘇聯之前,乃是十分相信俄共對我們國民革命的援助,是出於平等待我的至誠,而絕無私心惡意的。但是我一到蘇俄考察的結果,使我的理想和信心完全消失。我斷定了本黨聯俄容共的政策,雖可對抗西方殖民地主義於一時,決不能達到國家獨立自由的目的;更感覺蘇俄所謂『世界革命』的策略與目的,比西方殖民地主義,對於東方民族獨立運動,更是危險。」

—— 蔣介石,《蘇俄在中國》

「孫夫人慾釋放蘇俄共黨東方部長。其罪狀已甚彰明,而強余釋放,又以經國交還相誘。余寧使經國不還,或任蘇俄殘殺,而決不願以害國之罪犯以換親子也。絕種亡國,乃數也,余何能希冀倖免!但求法不由我而犯,國不由我而賣,以保全我父母之令名,使無忝此生則幾矣。」

—— 1931年12月16日,蔣介石日記

「只有美國是民主社會,容易開展活動。羅斯福總統也已經決心解決遠東問題。每月十萬美元的對美宣傳費用決不可吝嗇。」

—— 蔣介石,注意到西方媒體揭露日軍在南京暴行,美國輿論轉為對日軍譴責,遂加緊對美國社會宣傳工作,1939年

「(毛) 陰陽怪氣,綿裡藏針 …… 吾料其不能成事,終難逃余之一握也。」「共黨不僅無信義,且無人格,誠禽獸之不若也。」

—— 1945年10月11日,蔣介石日記

「我們必須尊重憲法,實行憲法,確立法治的基礎。同時更須全體國民瞭解民主的真諦,向真正的民主而學習。要知道民主制度是一種生活方式,不僅表現在政治方面, 也表現在經濟和社會以及各種職業的活動上面,民主國家的國民,決不放棄權利,也決不推諉義務;民主是要少數服從多數,但絕不是多數壓迫少數,更不容少數劫持多數。每一個公民要有自尊心,要有表達公正意見的機會,也要有接受批評和犧牲小我的精神。」

—— 蔣介石,宣誓就任第一任總統致詞,1947年5月20日

「歷代亡國之原因,並不在於敵寇外患之強大,而是在於內部之分崩離析。」
—— 蔣介石,1948年1月6日

「恢復大陸領土主權問題,俄共入不能與我等先解決,如其陽為合作,陰無誠意,則不可合作,否則清軍入關,對於吳洪之欺詐,當引以為戒。」10月17日寫道:「我政府自當靜觀其內部變化,決不在此時反攻,以免俄共侵佔華北,以製造另一個傀儡政權。」

—— 1969年7月5日,蔣介石日記

【 毛澤東 部分言論 選摘 】

「共產主義是無產階級的整個思想體系,同時又是一種新的社會制度。這種思想體系和社會制度,是區別於任何別的思想體系和任何別的社會制度的,是自有人類歷史以來,最完全、最進步、最革命、最合理的。封建主義的思想體系和社會制度,是進了歷史博物館的東西了。資本主義的思想體系和社會制度,已有一部分進了博物館(在蘇聯);其餘部分,也已『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快進博物館了。惟獨共產主義的思想體系和社會制度,正以排山倒海之勢,雷霆萬鈞之力,磅礴於全世界,而葆其美妙之青春。」

—— 毛澤東,《新民主主義論》,1940年1月

「我們共產黨人從來不隱瞞自己的政治主張。我們的將來綱領或最高綱領,是要將中國推進到社會主義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去的,這是確定的和毫無疑義的。我們的黨的名稱和我們的馬克思主義的宇宙觀,明確地指明了這個將來的、無限光明的、無限美妙的最高理想。」

—— 毛澤東,《論聯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

「階級鬥爭,一些階級勝利了,一些階級消滅了。這就是歷史,這就是幾千年的文明史。拿這個觀點解釋歷史的就叫做歷史的唯物主義,站在這個觀點的反面的是歷史的唯心主義。」

—— 毛澤東,《丟掉幻想,準備鬥爭》,1949年8月14日

「在我國,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思想,反馬克思主義的思想,還會長期存在。社會主義制度在我國已經基本建立。我們已經在生產資料所有制的改造方面,取得了基本勝利,但是在政治戰線和思想戰線方面,我們還沒有完全取得勝利。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在意識形態方面的誰勝誰負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我們同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思想還要進行長期的鬥爭。不了解這種情況,放棄思想鬥爭,那就是錯誤的。凡是錯誤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應該進行批判,決不能讓它們自由泛濫。但是,這種批判,應該是充分說理的,有分析的,有說服力的,而不應該是粗暴的、官僚主義的,或者是形而上學的、教條主義的。」

—— 毛澤東,《在中國共產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1957年3月12日

【 Resources 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   蔣介石日記   蔣介石蔣介石   毛澤東

維基語錄   蔣中正語錄   毛澤東語錄

VOA 解密時刻 日記中的蔣介石 – 宋慶齡和傅作義的反毛隱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