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2 蕭輝武漢(肺炎病毒災難)採訪手記: 封城前,中南醫院不停向衛健委上報疑似病例,多次被批評『政治覺悟不高』!

20200412? 網傳蕭輝微信發帖按

這個故事基本能反映我在武漢感受到的絕望和恐慌。我絕對沒想到有生之年會看到屍體擺著沒人敢去收、病人無處就醫求告無門直接倒斃在家裡的情況會在社會主義國家發生。在1月22日來武漢的第二天進發熱門診探訪,我就判斷出這是一場『切爾諾貝利』。
這些天我很少回复來自武漢之外的微信、電話,我這麼一個話嘮離不開手機渴望與外界交流的人,幾乎不回复我的親人,師長,閨蜜以及關心我的人的私信和電話。是因為沒有言語能表達我在武漢所看到的景象。除了寫稿子記錄,我沒有言語和武漢之外的人溝通。
真正的恐懼不是其他城市對疑似病患的風聲鶴唳般窮追猛打,真正的恐懼是對疑似患者的漠視任由其成為移動的傳染源,一切走向未知。

【20200412 財新記者蕭輝武漢採訪手記:】
封城前,中南醫院不停向衛健委上報疑似病例,多次被批評“政治覺悟不高”!

武大中南醫院是我在武漢一線報導八十天遇到的寶藏醫院,我接觸了武漢十多家醫院,只有武大中南醫院獨樹一幟,一股清流。別的大醫院連門都不讓我們進,中南醫院對所有記者敞開大門,我採訪的從院長到醫生護士十多人,每一個人都敞開心扉,毫無保留地把實際情況告訴我。

他們也確實有驕傲的資本。在一群精英醫生的帶領下,中南醫院於遭遇戰及早預警,在1月3日就啟動了戰時動員,按照SARS最高防護級別建立了發熱門診、隔離病房;在相持戰階段接管了定點醫院七醫院和最大的方倉醫院武漢客廳,在決戰階段主持雷神山醫院,以專業精神從頭打到尾,現在還堅守在雷神山醫院,救治最後的數十病人。體量在武漢醫院中只能排到中等的中南醫院,承擔了最重的救治任務,高峰時為新冠病人提供了5400張床位。

中南醫院院長王行環尤其特立獨行,他是國內頂級泌尿科專家,剛獲得2019年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王行環院長2003年在廣州一線抗擊非典,對SARS記憶尤深,他的電腦裡保存了一份SARS大事記。 1月10日,他感覺事態嚴重後,他不斷提醒官員,並給多位省市領導轉發SARS大事記,提醒他們莫忘SARS慘痛教訓。遺憾的是,事情最終還是朝著他預想的最壞的方向發展。

在封城之前,中南醫院不停向衛健委上報疑似病例,多次被批評“政治覺悟不高”。 1月20日,世界衛生組織安排考察中南醫院,1月19日,湖北省、武漢市衛健委領導來中南醫院考察安排接待WHO專家一事,衛健委領導要中南醫院“注意政治影響和說話方式”。王行環院長拍案而起,直接把領導懟回去:“我一定會實話實說。你們難道忘記了SARS教訓了嗎?救人命是最大的政治,實事求是是最大的政治。”

當天晚上一位和王院長相熟的省領導給他打電話,依然要他注意政治影響,王行環院長很果斷地說:你們過去總是批評我們中南醫院不講政治,現在我把這句話送還回去。只站在部門利益考慮,而不考慮人民的利益,才是不講政治。真正的政治站位是要站在人民的立場上,站在黨中央的全局高度立場上。 ”省領導沉默了。

在採訪中,我問王行環院長,直接頂撞頂頭上司,不怕被穿小鞋麼。王院長光明磊落地回答,“作為一個學者專家,就是應該講真話。大不了,我這個院長不當了。我還是泌尿外科的一把刀。”

王院長說,“我是從農村走出來大學生,小時候家裡窮,我一邊放牛一邊讀書,我知道底層人生活的艱辛。大學填報誌願,選了醫學專業,就是希望當醫生能為老百姓做實事。我作為醫院院長,看到老百姓病重住不進院,我心裡很痛,如果我不把真實情況說出來,我會心中內疚。我考上大學,走出農村。若要我說假話,才能生存,那我不是進步了,而是退步了,還不如回家種田去。”王院長要我把他的話記錄下來,不加改動發表了。這也是讓我肅然起敬的地方。

在採訪中,王院長拋給我兩個問題,“事情何以至此?如果再來一次,我們能否防得住?”他特意強調:“我所說的不針對任何特定人,處理個別的特定人並不會對事情有本質改變。悲劇發生了,死了那麼多人,那麼多醫護人員感染了,我們應該反思哪些地方做得不到位,哪些地方可以改進的。若再有下一次病毒侵襲,希望我們能防得住,別讓悲劇一而再、再而三發生。”

在武漢期間,我也反复琢磨這個問題:新冠疫情何以至此,若再來一次,我們是否防得住?老實說,在武漢與行政部門和其他醫院打交道的諸多不愉快經歷,我很難樂觀起來。直到我深入了解了中南醫院這群醫術精湛、勇敢誠實的醫生,他們給我了我信心,如果更多醫院和醫生像他們一樣實事求是、勇敢衝鋒,若再來一次災難,我們應該防得住。感謝中南醫院的醫生,讓我有了信心,畢竟還有他們在。

4月7日最後一次探訪雷神山醫院,下午六點多從ICU隔離病房走出來,ICU主任彭志勇醫生為我們送別。我們走得很遠了,回頭看,彭主任依然站在門廊邊朝我們揮手。那天的夕陽特別美,一層金色的光灑在他身上,他在金色的光芒裡一直朝我們揮手,定格了我們在武漢採訪的最後一幕。

感謝中南醫院和中南醫院的醫生們,他們就是金子呀。這是我和丁剛每次採訪中南醫院都要發出的感慨,感動到詞窮了,直接就說金光閃閃了。

BY the way,中南醫院被很多媒體採過,我們為何如此挖出獨家呢。感謝一位神秘人物給我指點。我直接給中南醫院宣傳部長高翔部長和王行環院長說:中南醫院在早期實事求是、敢於講真話,又承擔了最重的救治任務,能打硬戰,啃得了硬骨頭,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財新和中南醫院的氣質最相投呀,你可要接受財新採訪呀。於是有了這篇封面報導,作為財新前方報導團隊的收尾,也作為致敬中南醫院和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

P.S.【20200413 財新周刊:他們打滿全場】

… 多位中國疾控中心人士透露,1月3日–10日,武漢曾通過網絡直報上報過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但後面忽然停了…1月24 日左右恢復網絡直報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