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 南方人物週刊記者 楊政文:章立凡談中國歷史能否走出死循環

那種認為中國人素質低不宜享受民主的說法已經過時。時代變了,潮流變了,現在是領導明顯落後於群眾,教育官員比教育人民更重要 … 有位西方學者說:“歷史學家是向後看的預言家。”對當代中國的重大社會問題,或許歷史學者與就事論事的經濟學者不同,至少會提前三至五年發出警示,再靜候時間的驗證。

20200310 人物:武漢醫生,發哨子的人 —— 艾芬

當天晚上回家,我記得蠻清楚,進門後就跟我老公講,我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帶大 … 如果這些醫生都能夠得到及時的提醒,或許就不會有這一天。所以,作為當事人的我非常後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我,「老子」到處說 …

20181030 士劍:個體與家國的困惑死结 金庸武俠的格局瓶頸

與其說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不如說 “俠之大者,為人為道” 。真正的大俠,最在乎的並非政客們為方便玩弄權術統治民眾而造出並濫用的所謂 “國家” 和 “人民”。真正的大俠,是內心強大、人格獨立、智識超群的自由個體們。俠之大者,應當是除暴安良,自尊自愛;俠之大者,應該倡導獨立人格和自由思想;俠之大者,應該敬畏個體,尊重私權,警惕公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