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 南方人物週刊記者 楊政文:章立凡談中國歷史能否走出死循環

那種認為中國人素質低不宜享受民主的說法已經過時。時代變了,潮流變了,現在是領導明顯落後於群眾,教育官員比教育人民更重要 … 有位西方學者說:“歷史學家是向後看的預言家。”對當代中國的重大社會問題,或許歷史學者與就事論事的經濟學者不同,至少會提前三至五年發出警示,再靜候時間的驗證。

【匯編】2018-2019 章立凡解讀美中貿易戰

【編者按 | 推介詞】 歷史學者、時事評論家章立凡先生對中共歷史、對厲害國特色體制有著長期且深刻的洞察與思考。在解讀和分析美中貿易戰的過程裡,章先生尤其善於挖掘和闡釋經濟摩擦表像背後的深層次體制衝突、價值觀差異、文化衝突(不是文明衝突)等問題。值得細細品味。 —— 士劍 2019.05.19

20200112 華夷倒顛的時代 文昭建議台灣人不要迴避和排斥中華文化

在(國家、地區、民族的)交往的過程中,不是以夷變夏,就是以夏變夷,只不過現在這個夷夏顛倒了 … 現在中國(大陸)那個地方成了蠻夷,中華的文化傳承到了台灣地區,台灣人應該大大方方地承認,(台灣)這裡就是華夏(中華文化)的正宗,(這)有什麼不能說的呢?(台灣人應該)對所有中國人(和華人)展現出這一點。

20181030 士劍:個體與家國的困惑死结 金庸武俠的格局瓶頸

與其說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不如說 “俠之大者,為人為道” 。真正的大俠,最在乎的並非政客們為方便玩弄權術統治民眾而造出並濫用的所謂 “國家” 和 “人民”。真正的大俠,是內心強大、人格獨立、智識超群的自由個體們。俠之大者,應當是除暴安良,自尊自愛;俠之大者,應該倡導獨立人格和自由思想;俠之大者,應該敬畏個體,尊重私權,警惕公權。

20180908 士劍:無處安放的個人信息和大數據

我們當然應該尊重智識產權,當然應該鼓勵和尊重價值創造行為,但是,也要警惕過度保護的危害。過度的壟斷,限制別人借鑒和超越,這,在本質上,是反智識的,也是反人類的 …… 總之,哪些是個人隱私信息(神聖不可侵犯),哪些是自願公開信息(人人都可以合理使用),要分別開來。